呼唤水草丰美的“海洋牧场”——聚焦全国人大

2019-12-02 作者:疾病防治   |   浏览(81)

  水产品提供了我国人民所需的1/3优质动物蛋白,已成为我们日常饮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2018年我国水产品总产量6457.7万吨,其中养殖水产品产量4991.1万吨,占世界养殖产量的60%以上,是世界上唯一养殖水产品总量超过捕捞总量的国家。而伴随着全球渔业资源整体性的衰退,养殖业对于满足我国居民水产品需求日益重要。海上养殖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一直以来,关于养殖业污染海上环境、水产品质量不高等问题的争议不绝于耳。海上养殖的鱼,怎么才能生活在更干净健康的环境中,从而让我们吃的安心?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渔业法执法检查组走进福建、山东等十省市展开检查,并了解养殖业发展情况,同时为渔业法修订做准备。
升级养殖设备
整治近海污染
执法检查组在福建省宁德市的历史资料照片中看到,渔民依托养鱼的鱼排在近海建造的海上屋鳞次栉比,密集程度和陆地几无二致。“养鱼的密度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呢?水速都减慢了。所以一有寄生虫病,鱼就会大面积死亡,渔民损失惨重。近海海域的环境更是垃圾遍布。”宁德市三都澳海域的渔民说。
“2017年来这里调研时,近海污染还很严重。因为塑料泡沫和木头便宜,所以渔民都是用塑料泡沫做浮球、木头做鱼排来养鱼。这些材料抗风浪能力差,一遇到台风就被吹散了,海上到处飘着塑料泡沫、木屑、生活垃圾。”执法检查组工作人员、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渔政处调研员李文旭补充。
再次来到三都澳海域,李文旭感到惊讶。塑料泡沫浮球、木头鱼排都改为塑胶质地的网箱,黄黑相间,航道宽阔,水质清澈,远远看去颇为美观。
这是2017年开展环保大督查后的新变化。宁德市下定决心整治海洋污染。“水产养殖造成的环境问题是长期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所以,解决也需要一定时间。比如,有些渔民没有按照我们编制的养殖水域滩涂养殖规划在特定的水域内养殖,这是因为海域使用管理法是2002年才实施的,而这里的渔民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成规模的养殖了,所以此前几次都没有清理成功。”宁德市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梁敏生说。
这一次,按照“禁养区全面清退、限养区适度养殖、养殖区全面升级”的原则,包括省级补助资金在内,宁德市各级政府共投入25亿元开展海上养殖综合整治。“最关键的是鼓励渔民升级养殖设施。塑胶网箱比传统网箱贵一倍多的价钱,渔民没有换的动力。所以政府给予补贴,现在渔民买一个塑胶网箱和买传统网箱花的钱是一样的。我们对接金融、保险等机构,积极申请国家开发银行的环保专项贷款。塑胶网箱能使用8年到10年,抗10级到12级台风,宁德这里一般台风不会超过这个等级。”梁敏生说。
执法检查组工作人员、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认为,高密度、过量的投饵型养殖会造成水体的富营养化,而滤食性鱼类可以很好的净化水质,还有一些贝类养殖有很好的固碳作用。韩旭表示,“近海环境的污染,养殖业并非是唯一的原因,生活和工业污水排放、海岸线产卵场破坏等都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因此对于渔业养殖,既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退了之或一禁了之。”
“尽管如此,我们对水产养殖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必须给予高度重视。2019年2月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将改善养殖环境作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重要内容,提出了科学设置网箱网围、开展养殖尾水和废弃物治理等多项举措。尽管各地进行了一些自己的探索,但是在国家层面还缺少养殖尾水排放等强制标准,这是渔业法修订中要明确下来的。”韩旭说。
拓展养殖空间
修复海洋环境
向海洋深远处去,是国家提倡的方向。发展对环境友好、产品优质绿色、品种结构优化的养殖业,需要重点支持深水抗风浪网箱、深远海大型智能化养殖渔场等。
在执法检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王雪梅看来,对于环境最友好的养殖方式是以近海海域为养殖基地,发展海洋牧场。
执法检查组所到的山东青岛鲁海丰海洋牧场至今已经营了15年,是我国较早兴建的一个海洋牧场。
山东青岛鲁海丰集团董事长刘春会回忆,最初开始经营海洋牧场是为了响应青岛市政府号召,对于应该如何经营、收益如何并没有底,是在渔政部门、中国海洋大学等多方力量的共同探索下一步步发展的。
刘春会介绍,海洋牧场的本质是修复海洋环境。过度捕捞使得海洋环境“沙漠化”,需要通过在海底投放沉船、人工礁体,聚集藻类、贝类等,为鱼群的生息繁衍营造合适的空间,长此以往来聚集鱼类。同时通过科学精准的大批量投放人工苗种,促进渔业资源的恢复。因此需要长期经营,“投入是很大的,这个海洋牧场已经投入了十几亿元”。
目前鲁海丰海洋牧场规模达到5万亩,养殖船、看护船、码头等设施完备。“我们集团有捕捞、水产品加工、港口等产业,并不急于从海洋牧场中获利。实际上修复一片海域,十年八年是不能动的,要让海洋生物自由生长,不可能今年投入明年就要捕捞去卖。”刘春会介绍经营心得,环境得到修复以后,鱼在自然环境里生存,几乎等同于野生的鱼,等鱼的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再进行有计划的采、捕,但是数量一定远远少于繁衍生长的鱼,“拥有海洋牧场长期许可证,我们有动力去做得更好”。
有专家认为现阶段中国的水产养殖正面临新突破,其主要驱动力就是海洋牧场。2017年10月,原农业部发布了一份远期规划,计划至2025年将中国沿海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从42个增加到178个,将海洋牧场覆盖海域的面积从850平方公里增加至2700平方公里。
刘春会强调:“海洋牧场要想发展必须保证规模。一个海洋牧场只有两三千亩肯定办不好。现在因为国家提倡,兴建海洋牧场有补贴,很多公司一哄而上,只要达到国家发放补贴的指标,就会很盲目地去做,前期的调查、验证都会遗漏掉,这是短视的做法。真正经营一个牧场,国家补贴的钱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生产养殖过程中还可能会遇上各种困难,抱着急功近利的想法是做不好的。”
此外,有专家指出,中国当前大部分海洋牧场的设计还是以增加高经济价值的海产品产量为主要目的,未来,还必须把红树林、海草床、牡蛎礁和珊瑚礁等多种海洋生态系统综合考虑进去,更加重视野生渔业种质资源的基因多样性。只有这样,“海洋牧场”才能真正成为人们需要的那样。
src=
src=
 ▲ 福建省宁德市的鱼排(图片来源于网络) (出处:光明日报)
 

本文由养鱼什么意思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虾蟹鱼信息网发布于疾病防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呼唤水草丰美的“海洋牧场”——聚焦全国人大

关键词: 疾病防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