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生态链面临严重威胁

2019-11-21 作者:政策标准   |   浏览(187)

      本报记者胡诚:当水葫芦“遮蔽”了江河湖面,当豚草、水花生向农田“进攻”,当外表柔弱的紫茎泽兰“入侵”三峡库区……这些由外来入侵生物造成的威胁,才开始真切地进入我们的视野。有关方面表示,湖北省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适合众多生物的繁衍,同时也成为了外来生物入侵的“乐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生物中,湖北省就发现了50多种。有专家称,湖北省生态链目前正面临严重威胁。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应该一分为二地对待外来入侵生物。
外来入侵生物来势凶猛
2006年12月2日,省农科院朱文达研究员忧心忡忡地望着实验田里疯长的一种被称为“水花生”的植物,面对它旺盛的生命力和强大的扩张能力,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正在研究防治“水花生”的办法能否取得预期的效用。
在专家眼中,这种外表柔弱的外来物种不仅能像水葫芦一样入侵水域,还能在旱地里生长,挤占农作物的生长空间,增加农业生产成本,甚至还能对本地植物的生态环境构成威胁。
其实,对湖北省农业和生态环境造成危害的外来物种不仅仅只有水花生一种。据农业部门统计,湖北省现有外来入侵物种51种,其中动物13种,植物38种。而在2003年农业部颁布的10种最有害“毒草”中,有9种在湖北省已发现。危害最大的就是豚草、水葫芦、水花生和紫茎泽兰。 
 
             src=
             
                 “水中杀手”水葫芦
             src=
                  备受争议的小龙虾
             src= 
               水花生对农作物造成威胁
豚草属于菊科豚草属,原产北美,是世界公认的有害植物之一,素有“植物杀手”之称。把豚草称为“毒草”毫不夸张,因为一来它非常霸道,只要有豚草在,它就会和别的植物争肥、争水、争光,最终压倒其他植物独霸一方;二来豚草的花粉还能让人患上哮喘等疾病。
省农业生态环保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湖北省是全国豚草的四个扩散中心之一,分布面积达到20万公顷。豚草入侵给湖北省农业生产带来惨重的损失。在1平方米的玉米地中,豚草达到30-50株,玉米将减产30%-40%;当豚草数量增加到50-100株时,玉米几乎颗粒无收。每年由于豚草花粉感染“枯草热”的病人达到数千人。豚草被牛羊误食后,会引起不适反应,影响牛奶品质,严重的还会威胁牲畜的生命。
至于水葫芦,人们并不陌生,湖北省素有“千湖之省”的美誉,但人们却经常面对江河湖面上覆水接天的水葫芦而束手无策。水葫芦,学名凤眼莲,在中国南方已经泛滥成灾,被形容为“生态系统的癌变”。
2003年2月,另一“毒草”紫茎泽兰首次在湖北省三峡库区发现。当年6月三峡大坝蓄水后,紫茎泽兰因栖息地被淹没而遭受“灭顶之灾”,但由于它在重庆已经泛滥成灾,农业环保部门担心其有可能顺流而下二次入侵湖北三峡库区,因此正对其监控。另外,苏门白酒草、毒麦、薇甘菊、飞机草等其他“毒草”在湖北省也广有分布。据省农业生态环保站的工作人员介绍,外来入侵生物每年给湖北省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数十亿元。
请神容易送神难
“研究一下今天外来生物入侵的路径,我们就会惊讶地发现,正是因为人类的某些无知或无意的举动,才造成今天‘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局面。”
朱文达研究员认为,物种本身无所谓“有害”还是“无害”,入侵物种只不过是呆错了地方,“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外来生物在其原产地因为有天敌互相制约,通常并不具有较大危害。但是一旦它们侵入新的地区,失去原有天敌的控制,其种群密度就会迅速增长并蔓延成灾。而造成这种错误的原因常常是人类自己。
有些生物是无意引入的。比如一些地方私自引进来的树看起来很好,但其树干、树叶、土壤中有没有害虫及其幼虫和卵就一无所知了。
还有一些生物是有意、不科学地引入的。最经典的案例就是“水葫芦”。在我国,水葫芦最初是被当作观赏植物和猪饲料引进的。孰料,繁殖力惊人的水葫芦此后便显“杀手”本色。它们像盖子一样覆盖水面,导致水生动物饿死或缺氧窒息,同时堵塞河道,影响通航,成为令人谈之色变的超级公害。武汉市仅东湖和月湖每年用于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就达几十万元,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水花生也是如此。水花生又称空心莲子草、喜旱莲子草。原产于南美洲,日本侵华时被当作马饲料引入江浙一带。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国南方许多地区将此草作为“优良猪饲料”进行人为引种放养种植,后发现该草含有有毒物质,且猪羊不爱吃,于是弃之不用。然而到上世纪80年代,该草已在我国22个省市蔓延成灾。
家中宠物也可能是外来“侵略者”。专家介绍,许多人喜欢把巴西龟当宠物饲养,殊不知,这个看起来可爱的动物却有极大的危害。巴西龟又叫巴西红耳龟,原产墨西哥西部和巴西南部。它生长速度快,繁殖能力强,易存活,一旦被市民放生,它就会大量掠食其它生物资源,使其它的种类遭到毁灭性破坏,而想要彻底清除和消灭它非常困难。现在巴西龟已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世界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外来入侵物种“一枝黄花”,就因为外形美丽、容易存活,一度成为花鸟市场的宠儿。
“其实,我国的一些原本无害的物种到了国外也可能成为入侵物种。”中科院水生物研究所张先锋研究员告诉记者,“比如‘四大家鱼’之一的青鱼,在中国只不过是一种普通的鱼类,然而到了美国,却成为美国渔业大害,当地政府甚至出价100美元一条悬赏捕捉青鱼。而鲤鱼已经被国际列为100种最有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
阻击外来入侵生物困难重重
针对外来“入侵者”的汹汹来势,我国政府已经开始了“阻击”行动。2004年,国家农业部将外来入侵生物灭毒除害试点行动的规模,从2002年的“一省五县”扩大到“十省百县”。湖北省被列入其中。农业部还将武汉等10个市(县)作为全省外来入侵生物监测与防治示范区。
记者了解到,湖北省在防治外来入侵生物工作方面,目前主要根据农业部的统一要求,选择了豚草、水花生、水葫芦、紫茎泽兰等重点物种进行科学治理,重点组织10个列为全省外来入侵生物监测与防治示范区的县市,开展综合防治与监控工作。在三峡库区建立了16个紫茎泽兰预警监控点。在其它县市建立豚草、水花生和水葫芦综合治理示范区24个,用人工拔除、生物和化学防治等手段对付“入侵者”。
尽管如此,有关方面对阻击外来入侵生物的前景并不乐观。省农业生态环保站副站长李峰告诉记者,湖北省地处南北过渡气候地带,生态环境丰富多样,适合众多生物的繁衍,因此也成为了外来生物入侵的“乐土”。
一些生物学方面的专家也对湖北省外来生物入侵的现状表示忧虑。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的丁建清研究员特别向记者提到了一种叫“苏门白酒草”的入侵植物。据他介绍,根据他们的观察和研究,“苏门白酒草”已在湖北省大面积生长,但并未列入到防治计划。他建议,湖北省还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订对策。
科研经费投入不足也是令专家们头疼的一个问题。据省农科院朱文达研究员介绍,因为研究经费的问题,他们还是今年才开始与农业部门合作进行生物防治豚草研究工作的。而丁建清研究员更是对其一项治理水葫芦的技术在实验室一“躺”八年感到无奈。
现有的一些防治方法效果也并不明显。省农业生态环保站副站长李峰介绍,目前对付外来入侵植物,主要采取的是人工打捞、人工拔除、化学防治及刚刚开始的生物防治等,尽管也取得了一些防治效果,但都只是控制了外来入侵生物的蔓延趋势,离彻底“剿灭”还很遥远。
“政府应进一步加大对外来入侵生物的防治力度,增加科技投入,密切与科研单位合作,加大科研机构的技术转化力度。”丁建清研究员建议。同时他还建议,要加大外来入侵生物的宣传力度,提高公众防范意识和能力,防止公众个人的无意行为带来生态灾难。
还有专家建议尽快建立外来生物入侵风险评估与控制机制。省农业生态环保站副站长李峰表示,有些入侵生物的危害虽然目前还没有显现,但一定要做好预防和控制,否则一旦危害爆发,再想治理就迟了。
防治与合理利用的悖论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如何看待外来入侵生物方面,学界、管理部门与产业部门之间存在着不同的看法。这点在外来入侵动物方面表现尤其明显。
小龙虾是湖北乃至全国多个省市人群喜爱的美味。在武汉,用小龙虾烹制的“油焖大虾”、“香辣虾”等,一直是食客们趋之若鹜的美味佳肴。但很少有人知道,在我国列举的50多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生物中,小龙虾就位列其中。据专家介绍,小龙虾学名叫克原氏螯虾,也叫做红螯虾,原产北美,最早由日本引进。上个世纪30年代,小龙虾随同侵华日军一起“入侵”到中国,并很快繁殖起来。如今,它已成为湖北省淡水虾类中的重要资源。
但小龙虾又是具有危害性的外来物种,它的一对威力巨大的钳子具有超强的破坏力,能将鱼虾撕成碎片,对同一水域的鱼类、甲壳类、水生植物等造成很大的威胁。更为严重的是,小龙虾是喜欢穴居的水生物,它坚硬无比的钳子能在堤坝上四处打洞,对堤坝安全造成危害。
一方面被列入有害入侵生物名录,一方面又是湖北省重要的淡水资源,小龙虾成为矛盾的统一体。省水产办产业发展处负责人张汉中告诉记者,小龙虾在湖北省利用和发展也就是近几年的事,但发展很快:2003年湖北水产品出口创汇3000万美元,其中小龙虾加工制品出口额占了七成。前年,小龙虾出口创汇超过4000万美元,而去年达到7000万-8000万美元。小龙虾在内地市场同样供不应求,去年夏季,武汉和周边地区小龙虾价格从过去的二三元钱每市斤,一下暴涨到十几元钱,但这丝毫没有降低食客的食欲。正是在国内外市场巨大需求的拉动下,湖北省小龙虾养殖发展得越来越迅猛。据估计,今年全省小龙虾野生寄养面积可达30多万亩。
那么,在小龙虾这诱人的产业发展背后,会不会隐藏生态环境的危机呢?张汉中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他认为,尽管小龙虾被列入到有害的外来入侵生物名录中,但到目前为止,关于小龙虾对农业生态和环境生态的危害性,国内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定量、定性的科学结论。相反,科学利用小龙虾,既为农民增收寻找到了一条出路,也增加了湖北省的出口创汇。从现实情况看,由于市场需求引发的过度捕捞,小龙虾的数量已经在逐年减少。而且,小龙虾的野生寄养是利用冬闲的冷浸田,不会影响粮食生产,只要做好防护措施,小龙虾逃逸到野外形成危害的可能性也不大。
尽管如此,仍有不少专家和农业环保人士对此充满忧虑。省农科院朱文达研究员认为,外来入侵物种虽然相对种类数量较小,但可能造成的生态危害却是不可忽视的。有资料显示,去年全球因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数千亿美元,我国每年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上千亿元人民币。省农业生态环保站副站长李峰也认为,虽然因市场对小龙虾的需求而促进了捕捞量,减少了小龙虾的数量,客观上对保护生态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小龙虾在贩运和寄养过程中一旦逃逸和扩散,人类将很难控制它。和这种情况类似的还有牛蛙,牛蛙也是餐桌上的美味,但它同样属于有害入侵生物。“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经常与水产部门保持沟通,提醒他们做好防范措施。”李峰说。
有专家建议,政府应出面协调有关各方,在对外来入侵物种积极防治与合理利用之间,建立一个较为稳妥的机制。
 

本文由养鱼什么意思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虾蟹鱼信息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北省生态链面临严重威胁

关键词: 政策标准